追蹤
帶著豬旅行的貓
關於部落格
旅行中
看到的風景
遇上的貓
碰見的好人
以及生活的點點滴滴
都想和大家分享
  • 19595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老市場也有春天 (忠信市場)

17 May, 2010.

最近一片拆除聲浪中
貓很慶幸終於有不一樣的訊息
前些日子聽二姐說
現在忠信市場裡頭

有藝術展覽喔 ?

趁著去吃麵線糊之繼
順便去瞧瞧...

← 感覺很棒的電影海報

 

忠信市場
對許多人來說是陌生的
對貓來說
可是熟悉的老朋友
打從小學三年級
我們一家就從東區遷居西區至今

這個市場其實沒落好長一段時間了
現在有一群藝術愛好者
( 據了解是去年就開始了 )
在市場裡默默的灑下種子
讓這個荒廢的花園
慢慢的開出美麗的花朵
希望這裡可以發展成台中的文創特區

逛一逛
覺得這個名為 " Z " 的空間
最讓貓喜歡
正在展出是和書有關的

1F

雞媽媽說 : 她覺得燒這個書的人
也能算跟蔡國強同等級
因為要燒的如花朵綻放卻不會粉碎
要計算的很精準才行


Between 1F & 2F
光  一向吸引貓 


2F
這個菩提樹葉造型的書
出現在這裡多令人懷念啊 !
知道為什麼嗎 ?


早在五權西二街和五權西四街
二條路變成綠園道之前
這周圍的大路小巷種的全是菩提樹呢~
最茂盛的時候就像綠色隧道哩

上到三樓之前
視線又被光吸引住
 
只要有光

女兒們就愛玩這個遊戲


三樓是這棟建築物最棒的空間
可以從各個窗子看到四個方向的城市景觀

全白色的半開放空間跟超大吧台

我們姊妹倆
又開始想像在這個夢幻廚房 做麵包
甜點的樣子


離開 " Z " 之前
Z 小姐請我們去 " 黑白切 "
" 黑白切 " 可不是麵攤喔
它是一個展示空間

現在展出的是這個大蝴蝶結
展品一個月會更換一次
展訊
http://blackandwhite62.pixnet.net/blog/category/1576625

 
貓先被這有希臘風格的小物吸引

再來發現下面有 DM & 印章

最後發現原來上圖是個蓋子
因為壞了被放置在盒子上
不知道是品質不好 ? 還是觀眾公德心太差 ??
貓希望答案是前者, 但應該後者成份較大

*

逛完... 拍完照
先別急著回家喔~







貓要介紹這個市場裡的隱藏版平民美食
它沒有店名也沒有明顯的招牌
賣的是簡單卻美味的古早味麵線糊

這裡的麵線糊沒有加蚵仔或大腸
只有單純的瘦肉絲
加上早年老闆從老師傅那兒
學來的秘製油蔥酥醬
灑入九層塔引味
上桌後再淋上少許黑醋再吃
保證是別處吃不到的美味

如果有吃辣
桌上提供的辣椒醬
也別放過它喔
加上它
美味更升一級哩


甜的部份有豆花、綠豆湯、意仁湯
推荐大家吃豆花
這裡的豆花也是古早味的
甜而不膩的糖水配上 Q 軟的豆花 & 鬆化的花生
炎炎夏日超消暑的


隱藏版美食哪裡找 ?
地圖中紅色點綠箭頭指出處
五權西二街、聖亞各幼稚園的斜對面
最靠近國美館的市場出口處

忠信市場位於橘色色塊範圍內



下列內容引用自 : 破 ﹝POTS﹞
http://pots.tw/node/2866 

「美學」甩尾,甩進城市縫細中-藝術介入台中忠信老市場

文、圖/陳韋臻

離開國美館的抗議現場,
國美館派遣工自救會成員蔡善雯往對面綠園道走去,
經過藝術商家掠過高樓大廈,在四五層透天排樓住宅間,
熟練地左轉鑽進一個類似防火巷的黝黑小洞。
映入眼簾的是外面看不見的舊市場,被連排住宅所遮蔽,
不熟門路的人經過也不會發現的老舊空間。
善雯的目的地是今年才開張的「自己的房間」
她租下一間窄小的舊屋厝,找了二手舊家具,
自行油漆、擺上二手書籍和有機產品,
總是在傍晚五點多國美館下班後過來,
看守這個營業額連租金四千元都打不平的小店。

在鐵皮覆蓋之下的忠信市場,有近百戶緊挨彼此的四坪房舍,
除了六個小出口外,幾乎全面對外封閉。
裡面長居的住民幾乎都是在民國六十年左右
由彰化或嘉義遷移至台中討生活的人,
他們共用一個公廁、在家門外的道路上煮食、
娶過門的媳婦幾乎都是來自越南的新移民,這種市場在台中尚存不少。
由於國美館的周邊效應,這兩年市場內有三戶舊屋厝陸續被改造為文化藝術空間,
閃亮亮的白色外牆與周圍黑黝黝的灰泥牆形成對比,玻璃牆透視出去是堆滿雜物的狹窄走道,
以及對面鄰居結合客廳飯廳休息室功能的一樓。
這個就連附近住戶也好幾年沒踏上的幽暗國土,開始走進了一小撮藝術家、年輕族群,
甚至觀光客,他們經過門戶開敞的人家,
停駐在新改造的藝文空間,共構舊空間與新生活樣態的異質並存,
在居民下工吃飯睡覺的生活裡,開始活動。

城市縫細中的生活場景
從民國五十年代末就建造的忠信市場,在六、七零年代相當興盛,一共容納了百餘戶的住屋,每戶佔地四到五坪,三層樓中住了五到七人,早期幾乎都是從外地來台中找頭路的青壯年人,當時傳有「這裡住戶生小孩一定生男的,作工作一定賺大錢」的說法。到了八零年代,隨著經濟下滑,忠信市場也跟著沒落,如今剩下的住戶只有三十戶左右,走在裡面最常看見的都是老人與小孩。由於早期建商為了避稅,將房屋間的格子小路捐給市政府,於是在北美館帶起的都市更新下,成為建商難以入侵的一塊舊空間。

一個在市場住了三十年的阿伯,跟著哥哥從彰化老家搬進這裡,右耳聽不見,講話都要好大聲。談起生活的狀況,他用一口家鄉腔的台語說:「我十歲就去種田了,每天都很辛苦,手臂上都是割傷,整隻手臂上都紅色的血,低下頭眼睛也被刺傷,腳踩在土地裡也是傷,每天都吃『杏菜』(莧菜)。搬來這裡之後,什麼也不會,只懂賣海鮮。兒子找不到工作,只好一起賣海鮮,四十幾歲好不容易娶一個大陸新娘,花了三十萬還跟人家借錢,結果待了五天就不見了。這個禮拜噢,海鮮每天平均賺四百塊啦,生活打不過去啦!」以前一家五口住在三層加起來不到十五坪的房厝內,十年前搬到附近其他地方,還是每天都回來串門子,找哥哥嫂嫂聊天。

阿伯的哥哥住在兩間打通的屋子裡,八坪的三層樓,住了七個人,兒子做鞋子板模,跟他剛聊天時很害羞,講到工作時,開始滔滔不絕地解釋著各種各樣的板模,「以前比較好,現在廠商都移到大陸去了,這裡只做樣品,有工作才上工。」而問到會不會想離開這裡,他說:「我自己不會,除非有比較好的環境。一個地方你住了二、三十年,要離開還要重新適應,這裡鄰居都相處有感情了,要離開還要整個重新開始。」他的老婆遠從越南而來,姣好的面容未說一句話,與高齡的岳父岳母待在狹小的房中,端著碗筷看台語的民視連續劇《愛》,屋子最底小小的木造梯,通往我看不見的樓上。路的另一面有一個老阿婆,坐在棉被店鋪裡面,粉紅色的紅色的棉被看上去鋪了塵,與阿婆一起沉默。

新「美學」滲入舊空間
在原有的空間氛圍基礎下,甫進駐忠信市場內的三個文化藝術空間,分別是「明室」、「自己的房間」以及「Z」,這些藝文工作者保留老舊的房厝建築結構,重新設計規劃,分別作為影像創作播放空間、二手書籍與有機產品販賣,以及無營利的藝術家沙龍兼展示空間。他們有些抱持著「藝術家進駐計劃」(Artist Residence Program)的理念、企圖在生活場域中提倡一種生活美學及慢活的態度,或者做為一個自我的實踐領域。

「Z」書房是三個藝文空間中唯一將兩間屋厝打通的較大空間,主要由107畫廊負責人邱榮勤和鐵雕藝術家蔡志賢(小雨)所籌劃。蔡志賢最早是落腳在東海藝術街上,後來當地房價被建商炒起來,原本藝術家工作室紛紛離去,於是他尋找其他能與藝術家交流的場地。坐在走道上的他,抽著雪茄說:「其實我們是沒地方去,所以才跑來這裡。台中大歸大,但文化產業實在是……這裡的年輕藝術家都很沒活力,那時候希望吸引一些年輕人進來,結果弄了老半天,都沒有人要進來。……一般人不敢進來這裡,怕進來就有什麼意外。」結果他們開始在這個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場所,搞起了生活美學的態度,試圖透過這個全然屬於「生活」的場域,讓其他人理解「慢活」的美學。

忠信市場中的居民,沒事就在走道上聊天,下了工之後坐在門戶開敞的家裡吃飯看電視。然而居民的生活對「Z」書房的人來說,成了他們整體作品的一部份。根據「Z」書房志工張碧倫小姐的說法,「你可以把這整個市場視為一個整體作品。這裡的生活品質比較辛苦一點,所以這是個文化的呈現,包括他們的生活美學跟態度,東西捨不得丟、累積、囤積生活使用加法,空間不夠放。所以這個作品呈現在這邊,極新跟極舊,所以就成為一個張力很大的作品。這個張力的背後也代表了我們的文化,我們文化之間很多的張力、對比與衝突。那時候會選擇在這裡,是邱(榮勤)先生想主動帶進來生活美學的概念。其實藝術是非常貼近生活的,生活本身就是藝術。」於是,在這個作品當中,階級、文化資產或收入的落差,都被化約為文化差異與衝突的呈現;然而弔詭的是,這個呈現文化差異的「藝術作品」本身,又企圖自我定位為沙龍的生活空間。

另一方面,「自己的房間」嘗試與周圍的空間融合,環保而懷舊地使用廢棄家具,在門口放一張破椅子,與經過的阿嬤打招呼聊天。善雯說:「我一開始會喜歡這裡的原因是,這個市場和國美館外面的空間是一種對比,這裡的生活有自己的美感,另一部分是,進來這裡會有種時光倒流的感覺,我希望這個地方重新被看見並賦予意義,但並不是創造一個新空間,我不想和原本環境有太大的差異。」

隔著玻璃牆的新與舊
忠信市場在進駐藝術家的理想下,出現了「忠信藝術聚落」的名稱,但由於忠信市場空間本身過於狹小且封閉,並未攬進年輕的藝術家族群,也逃離成為另一個東海藝術商圈或Soho精品區的命運。進駐計劃開始的這兩年內只有三間形成,其餘還是住了很久也搬不走的阿公阿媽與作工的住民。居民依舊在陰暗狹小的道路上行走、開伙、漫談,小朋友騎著三輪車亂晃,媽媽會在後面追趕大聲謾罵,整個空間中遊蕩著日常的對話、八卦,煎魚的香味、工作者下工後的汗味、公廁的尿騷味、貨物擺放過久的霉味、以及水溝裡傳來的臭腥味。唯一少見的是十幾二十歲的少年人,幾乎都往外遷出了。於是會在這裡穿梭的年輕人幾乎都是這些藝文工作者本身,或者偶爾進來逛逛的藝術學院學生。

他們偶爾會借用道路,搬了椅子坐在路上聊天喝酒抽雪茄,未來打算在道路上舉辦服裝展覽,並邀請藝術家來幫忙裝置公廁。「Z」書房對此表示,已徵詢過住戶的同意。然而,有些鄰人不僅不知道服裝展覽要幹麻,甚至不認識「Z」書房的邱榮勤和蔡志賢。善雯誠實地說:「目前為止我們跟鄰居的互動還是有障礙的,這是我們還需要努力的地方。」

市場舊居民在藝文工作者眼底「很friendly。你可以想像如果這裡住的是知識份子,對我們在這裡弄這些東西會有什麼反應。」然而這個friendly,絕對不是自在地走進彼此的空間,「Z」書房的鄰居大叔說:「不好意思走進去啦,都是鄰居啊,我對那些東西也沒有興趣。」隔著玻璃牆,居民看見了設計改造的空間,也看見了被隔在牆之外的紙箱和竹簍。居民在這裡一早起床上工,下班喝一罐保力達B,爬小梯子上樓睡覺;藝文圈的人們在這裡喝紅酒、抽雪茄,晚上關了店門回家睡覺。若要問起市場空間在這兩年內的改變,對原有環境起了什麼正面作用,大概也就是帶領了其他人願意走進這個幾乎與外界斷聯的空間,讓人們看見這個獨立在國美館文化光環之外的生活─儘管我們真的僅只是停在「看見」之上。

在文建會倡導閒置空間再利用後,台灣諸多古蹟或公家「廢棄」場所重新被規劃並看見,然而忠信市場的特殊點在於,這些進入的外來者不拿公家的計畫款,無需迎合官方期許的藝文規劃或產業走向;此地也並非荒廢,仍有人在此生存、為每個明天在打拚,有自己的生活哲學和美學。或許這就是一個契機,只要雙方再走近一點,藝術便不再只是被視為自爽的行為,也得以喚起都市人們重新面對這些被現代化所遺忘的老舊空間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